面对高考,成绩优秀生也会焦虑

【来源:《中小学心理健康教育》2016年第3期  作者:李锦萍  日期:2018-7-13 9:58:00    浏览量:  】【打印本页】 【关闭

 一、一般资料

晓静(化名),女,18岁,高三在读。生活在五口之家:爸爸、继母、奶奶、大她三岁的亲哥哥、小她十岁的同父异母的妹妹,以及晓静。亲生母亲在她出生后不久因抑郁症发作跳楼自杀,对于亲生母亲没有任何印象,由奶奶带大。哥哥未考上大学,已参加工作,妹妹还在读小学。家庭关系和睦。晓静就读于重点班,成绩优秀。

二、问题描述和评估分析

(一)问题描述

来访者走进咨询室,刚坐下来就对我说:老师,我有抑郁症。她表示自己最近心情不好,就像有块大石头压在心中,晚上很晚才能睡着,早上又很早醒来。上课或者晚修的时候会走神,学习效率不高。想到还有几个月就要高考了,看到其他同学全身心地投入学习,信心百倍的样子,心里更加着急。她在网上搜集了一些资料,并对照自己的症状,发现跟抑郁症的症状有很多相似之处,于是对号入座,觉得自己也得了抑郁症。我应该要坚强、乐观、自信一点,但我做不到。老师,我该怎么办?

(二)评估分析

根据晓静的表述,辅导者诊断其为考前焦虑。首先,高考对于学生来说是具有一定难度的挑战性事件,也是高压力事件,是诱发晓静的焦虑情绪的客观刺激。其次,晓静的人格特点是诱发焦虑情绪的内在原因。晓静很重视自己在别人心目中的形象,她在竭力维持一个完美形象,包括在辅导者面前。她一直微笑着诉说自己的问题,尽量不表现出自己的痛苦。她说:我要坚强,要勇敢,我要做得很好,让家人放心,让他们为我自豪。但是,假如我高考失败了,我并不像他们想象的那样坚强和优秀,他们会对我失望吗?他们还会爱我吗?晓静的内心有两个,一个是要求永远坚强、乐观、自信、优秀的完美形象,要得到周围所有人的赞美和肯定;另一个则像个小孩一样,也会脆弱、无助、迷惘、害怕、自卑,并不能永远做到完美。晓静的痛苦就来源于这两个的冲突。她一方面竭力塑造一个完美形象,然而现实中完美只能是个梦。面对高考的压力,晓静内心是恐惧的,她惧怕失败,害怕失败后完美形象的坍塌,害怕失败后失去亲人的爱和朋友的赞美,内心产生了严重的焦虑情绪,并出现了一系列的身心症状。

对此,我设立了以下辅导目标:第一,建立良好的辅导关系,引导其卸下防御心理,适当宣泄负性情绪;第二,帮助晓静摆脱完美主义的非理性信念,接纳自己,减少内心冲突;第三,减少对高考失败的恐惧,缓解焦虑情绪,逐渐学会忍受面对高考不可避免的紧张焦虑情绪。

基于上述目标,我制定了如下辅导方案:首先,以尊重、温暖、真诚、共情的态度面对晓静,建立良好的辅导关系;其次,运用空椅子技术,引导来访者呈现内心冲突,进而化解内心冲突;最后,取得来访者家人的帮助,使来访者感受到家人的鼓励和支持,减轻来自家庭的思想负担,增加对于高考的信心。

三、辅导过程

(一)第一次辅导

辅导者以尊重、温暖、真诚、共情的态度面对晓静,运用倾听、询问、情感反应、具体化等沟通技巧,了解晓静的求助动机及相关资料,建立良好的辅导关系,是这次辅导的主要内容。

老师,我有抑郁症。这是晓静的开场白。我微笑着问她:为什么说自己有抑郁症呢?晓静诉说了最近一段时间的心情、睡眠状况、学习状态,她说自己在网上搜集了一些资料,并对照自己的症状,发现自己跟抑郁症的症状有很多相似之处,于是对号入座,觉得自己也得了抑郁症。我静静地听她诉说,对于她的感受表示理解,对于她的自我贴标签,我既没有反驳,也没有表示认同。

经过进一步询问,我了解到晓静是重点班的学生,学习成绩在班里排名前十位,跟班里的同学相处融洽,人长得也很漂亮,是同学、老师眼中的优秀学生,但是她对自己并不满意,尤其不喜欢现在的自己。

你对自己要求很高,希望自己是个完美的女孩,是吗?她点头。我让她用形容词描述她的心情。紧张、焦虑、压抑。晓静说。我进一步询问:什么情况下,这些感受比较明显呢?晓静说:想到高考的时候,以及在教室里看到其他同学都在学习的时候。当她谈到害怕高考失败,害怕家人失望时,我询问了她的家庭情况,得知她母亲在她出生后不久跳楼自杀了,据她说是因为患上了抑郁症,也是因为这个原因,她才怀疑自己是不是像母亲一样得了抑郁症。我向她解释了抑郁症的科学诊断标准,建议她到正规医院找专业医生咨询,而非盲目给自己贴标签

我向晓静解释了她目前问题产生的原因,晓静对我的分析表示认同,认为我能真正理解她,对我也比刚来时更加信任了。在这次咨询结束前,我让晓静回去后思考她心中的两个的特点和感受,思考如何才能让两个和谐相处,并约定了下次见面的时间。

(二)第二次辅导

一周后,晓静如约来到心理咨询室,她表示上次咨询后感觉心情舒畅了一些,但这几天情况并没有明显改变。她说自己的内心并不像表现出来的那么坚强和乐观,虽然别人都觉得她很优秀,对她都是积极的评价,但内心的感受只有她自己知道,她其实也很脆弱,时常感到紧张、恐惧、焦虑,也会自责、自卑。我对她表示理解,并表扬她能够勇敢地表达内心的感受,敢于面对自己不喜欢但真实的一面。我让晓静感受到我对她的尊重和接纳,包括接纳她所感知的消极的自我形象和评价。我的态度使她感受到不完美也并不可怕,老师都可以接纳消极的我,家人的爱更不会因为自己的不完美而减少或消失。

接下来,我让晓静做了一个实验,尝试让自己内心的两个对话。坐在高一点的椅子上代表内心那个追求完美的,矮一点的沙发代表内心那个小孩,想象两个的形象,然后对话,即空椅子技术。一开始,晓静并不能投入,通过放松和几次练习,她渐渐进入了状态。

晓静内心追求完美的以命令的口气对内心的小孩说:你一定要做好,你只能成功不能失败,这样别人才会喜欢你,你的存在才有价值。

内心的小孩回应:我也想成功,我也想做好,可是我不够自信、不够乐观,我害怕失败,我需要你对我多一些鼓励和宽容。

这个时候我引导她思考追求完美的如何才能帮助内心的小孩,不让她痛苦伤心。

晓静坐在代表追求完美的的椅子上:我以为这样会对你好,看来我错了,我希望你做到完美,但是不完美也没关系,你已经做得非常好了,我一直以你为荣。我会鼓励你、安慰你,希望你能勇敢地走下去,不管结果如何,能走到最后,你就是胜利者。这时的晓静已是泪流满面。

通过对话,晓静看清了自己的内心冲突。我引导晓静慢慢学会完整地接纳自己,接纳自己心中的那个小孩,只有这样才会真正地成长,内心才会真正强大起来。接下来,我与晓静讨论了她的完美主义的非理性信念,帮助她摆脱和修正非理性信念。

晓静还需要家人的支持,她最看重的是家人对她的态度,害怕高考失败会让她失去家人的爱。在这次咨询快结束时,我鼓励她当心中有压力时,可以尝试跟她最信任的家人谈谈心。她最信任哥哥,很多话也愿意跟哥哥说,她说会考虑跟哥哥谈心。

在这期间,我通过晓静的班主任,电话联系了她的哥哥,介绍了晓静的情况,并希望他能更多地鼓励、支持晓静,尽量不要给她压力。通过这次沟通,我发现她的哥哥也是个通情达理的人,知道如何做才能更好地帮助晓静。

(三)第三次辅导

第三次辅导,我们主要讨论了她与哥哥的沟通。她跟哥哥说了这一段时间的焦虑和内心挣扎,哥哥并没有她想象中的那样对她失望和责备,反而对她表示理解,鼓励她放下心理负担,不管能不能考上理想的大学,她都是哥哥心中最优秀的妹妹。晓静表示,她现在心情轻松了许多,虽然还会感到学习的压力,体验到紧张、焦虑的情绪,但已不如前段时间那样压得她喘不过气来。

这次辅导我们也讨论了高考前这种紧张焦虑的情绪,引导她认识到适当的紧张焦虑是正常的。面对高考,不可避免会产生紧张焦虑感,要学会忍受这种不可避免的焦虑情绪。并向她介绍了一些诸如呼吸法、肌肉放松、想象放松等心理放松的方法。

(四)第四次辅导

再次见到晓静是两周后。她向我报告了一个好消息:在最近的一次模拟考试中她取得了全年级文科第50名的成绩。她说没想到成绩这么好,很出乎她的意料。我微笑着对她说:很多时候,事情并非我们想象中的那么糟糕,对待高考你也要抱着这样的心态!她微笑点头。

这是最后一次咨询,我们共同回顾了前几次咨询中的感受和收获。咨询正式结束时,我对她说:在走向高考的路上,我会一直给你心理上的支持与陪伴,祝福你!

几周后,我在心理信箱里收到晓静的一封信:

慢慢地感觉到,一种自信已经从我心底生长,一种良好的心理素质已经在我心底生根发芽!失败与成功,我都在用一种欣赏的眼光对待,因为结果对我来讲,不再如此重要,重要的是,奋斗过程中,我得到的比什么都多。谢谢你,老师!

再一次收到晓静的信息已是9月份,她考上了广州的一所高校。

我知道晓静在以后的人生中还会遇到各种各样的问题,每个人不都是这样得以成长的吗?

(编辑:赵红梅)